一场言宋的雅集,眉州学社问世

2019-05-21 10:28来源:买房吗

 5月19日14:00,在成都远洋太古里方所,500多位观众全程参与了一场名为“大宋风华雅集暨眉州学社成立”的文化沙龙。沙龙邀请到梁文道、王立群、张大春、吴钩、李开周、程民生六位对宋朝文化、美学、诗词等多领域有着深刻见解的学者,为成都市民奉献了一场趣味与见解皆丰富的的文化盛宴。

  如梁文道、王立群、程民生等学者所说:关于宋朝及其精神内核,学界和大众传播界对其评价往往走向两个极端,一边是“积贫积弱”、“脏唐臭汉鼻涕宋”这类趋于负面的评价,一边是“宋是中国史上的’前现代’”“宋是中国史上的’文艺复兴’”这类溢美之词。在两极化的评价中,宋一朝真正的面貌究竟为何,正是这场文化沙龙探讨的。


  宋朝,一个属于人间的活力时代

  “宋时的眉州百姓,以诗书为业”

  ——宋史研究协会副会长程民生


  从宋究竟是弱还是强切入话题,程民生与我们分享了宋朝在大众传播领域的争议性,在引经据典追溯到了宋朝时的四川。原来“四川”这个称呼,从宋朝正式开始使用,原意并非“四条大河”,而是指“川蜀四路”。而宋朝四川眉州的文化尤其发达,史书记载当时眉州的老百姓,多以诗书为业。在宋朝眉州的读书灯光下,苏东坡诞生了。

  “宋一朝有名气的文人,一大半都是官员”

  ——《百家讲坛》主讲人王立群

  王立群从身兼官员、文人的苏东坡、王安石入手,引出一副大宋官员/文人画卷:天下读书人尽入天子门下的传统,来自宋朝第二位皇帝宋太祖的“扩招”。宋太祖一朝录用了7000名进士,是宋太一朝的30多倍,这个数字,奠定了宋朝的官员体系。

  “宋朝时,大家已经开始研究星座了。”

  ——知名宋史学者吴钩


  宋朝有我们想象不到的“潮”,从古画中与现代足球几乎一模一样的“蹴鞠”到夏天的冰镇水果,从星座到“娱乐城”,宋人的生活跟今人的生活极其相似。连近年来才为大众熟悉的“城市花园”概念,远在宋朝就有了原型,向普通百姓开放的“郡圃”,是中国最早的城市公园。

  “苏东坡爱喝酒,但酒量特别小”

  ——知名专栏作家李开周


  李开周现场演示的宋式点茶赢得了现场观众“像没放糖的感冒冲剂”的评价,围绕“吃喝”,他更解答了很多问题。比如辣椒是明朝时才传入中国的,因此宋朝并没有现代人认知中的“川菜”,但聚集在开封的四川读书人很多,于是出现了一个饮食概念叫“川饭”,苏东坡一定也吃过;比如在宋朝,我们终于从跪坐着吃饭,变成舒适地坐在椅子上吃。

  “宋朝第一次出现士大夫群体”

  ——著名作家、书评家、主持人梁文道


  作为学哲学出身的梁文道,对宋朝的理解则远超哲学这一单一话题。程朱理学自宋发轫,有宋朝士人精神繁盛的时代大背景。宋朝还有一样了不起的事情,就是作为念哲学的人来讲,一个熟悉的概念——道统,从宋朝开始的,从上古神圣,伏羲、神农、轩辕,一直到周公未知,那时候的人按照中庸的讲法,就是有德有位。

  “朱熹说苏门的书法家把字’写坏了’,但宋的书法,自有法度”

  ——著名作家、辅仁大学中文系讲师张大春先生


  张大春用毛笔手写的“PPT”和他亲手所临的苏轼《寒食帖》告诉我们:无论是苏轼、他的学生黄庭坚还是米芾,宋人的书法看似潇洒散漫,实际上乱中有规则,有时一幅字中,下一个字的形状,刚刚补齐了上一个字刻意的缺损。

  今天我们为什么讨论宋,尤其是邀请到众多学者从各个角度分析宋,这有着深刻的时代意义。首先,与宋朝相仿,我们身处的当代物质、文化极其丰富;其次,我们与宋人一样,对个人精神生活的追求、审美的抒发有所要求;更重要的是,在物质、文化、精神、审美之上,今人与宋人一样深刻的时代共鸣:烟火人间为文化意趣底色,文化意趣为烟火人间添色,这,就是人文精神。

  这场成功而精彩的与宋相关的文化沙龙,从丰富的话题开始,结束于眉州学社的成立。共同发起方眉州文化村、《三联生活周刊》、方所、成都博物馆宣告,这个以国际前沿文化社群打造经验UDC(公共、民间、大学)为蓝本的文化社团正式成立。眉州学社将以研习、传递、活化宋的精神为己任,持续探讨宋人自由、达观精神在今日生活中扎根的可能性。

  当时代与时代之间的共鸣产生,深入其中寻求古老智慧在今世的应用则成为必要,“千年传奇,人间相逢”落地为事实。集聚了多方力量、资源的眉州学社将不断举办兼具有趣有智的活动,持续将宋的人文精神注入当代生活。


更多文章